<input id="syuyi"></input>
  • <xmp id="syuyi">
    <menu id="syuyi"><strong id="syuyi"></strong></menu><xmp id="syuyi">
  • 主辦:中國家具工業信息中心
    • 電話:021-56131287
    • 承辦:上海商慧文化傳播有限公司
    紅木藝術家具俱樂部
    首頁> 好書推薦> 梁思成是如何發現唐代佛光寺的

    梁思成是如何發現唐代佛光寺的

    ——口述中國:建筑師 莫宗江

    2018-06-06 作者: 瀏覽:47885 來源:澎湃新聞

    摘要

    建筑承載著時間與空間的記憶,建筑的背后是建造它的人的歷史。梁思成如何發現佛光寺?貝聿銘何以成為一代大師?兩廣總督之子張镈為何選擇建筑設計之路?
    【編者按】

    建筑承載著時間與空間的記憶,建筑的背后是建造它的人的歷史。

    梁思成如何發現佛光寺?貝聿銘何以成為一代大師?兩廣總督之子張镈為何選擇建筑設計之路?

    2018年5月,同濟大學出版社出版了《中國建筑口述史文庫·第一輯·搶救記憶中的歷史》,書中選刊22篇建筑口述史采訪記錄。被訪者包括張镈、莫宗江、貝聿銘、羅小未、陳式桐、漢寶德、鄒德儂、李乾朗等22位著名建筑家。中國工程院院士馬國馨為本書題詞。

    同濟大學出版社旨在將《中國建筑口述史文庫》打造成為保存人人記憶中有關中國建筑的歷史,借此倡議全國更多的建筑學界同仁、建筑學愛好者能夠參與到這項工作中來,為中國建筑的發展歷程留下珍貴記憶。

    澎湃新聞請講欄目經授權摘錄書中部分內容逐篇刊發,以饗讀者。今天刊發的是莫宗江的口述。


    五臺山佛光寺 視覺中國 資料圖

    莫宗江(1916-1999),男,廣東新會人。1931年在北京參加中國營造學社工作,先后任繪圖生、研究生、副研究員,協助梁思成調查、測繪了一批隋唐以來重要的古代建筑??谷諔馉帟r期隨梁思成轉赴云南昆明、四川李莊,參加川康建筑調查、前蜀王建墓發掘等。曾任清華大學建筑系建筑歷史教研組主任、中國建筑學會建筑史分會副主任、《中國美術全集·建筑藝術編》顧問。

    采訪者:王軍

    訪談地點:北京市清華大學莫宗江教授家中

    審閱情況:未經莫宗江教授審定

    訪談背景:采訪者時為新華社記者,為計劃中的《梁思成傳》收集史料,值北京市推行大規模舊城改造。

    王:關于佛光寺,您能和我談談當時發現的過程嗎?

    莫:咳,別提了,佛光寺,我的老師高興得不得了!我們第一次看到唐朝建筑!我們當初為什么高興到那種程度呢?原來日本人說,中國已經沒有唐朝建筑了。日本人說什么呢?日本學者是善意的,他說,中國人要想研究唐朝建筑,只能到日本來。日本有比佛光寺早的建筑,從建筑史上是很清楚的一個事情, 日本留下了幾個最早的唐朝建筑。

    日本自己的建筑發展史,前頭沒有。所以,很明顯的是,這些建筑是日本當時派的遣唐使帶回的中國工匠干的,所以是地道的唐朝建筑。特別是鑒真大師去蓋的那個唐招提寺,完全是中國式的。請中國工匠過去很容易,你請一個當地好的師傅,跟著天皇派來的代表團,到日本去,工匠是愿意的。好工匠希望自己能搞出一個作品來,用現在的話,叫給自己樹一個紀念碑吧。他希望搞出自己理想的好建筑。所以,那種情況,請好工匠,他一定去的。

    日本留下了這些東西,我講建筑史的時候沒辦法,講到唐朝,我還得引用日本的這個。有了佛光寺以后,我們才開始發現了兩個唐朝建筑,可都沒有日本那么早,佛光寺已經是晚唐的了,日本有唐朝早期的建筑。扯遠了!不好,我現在成了老先生,啰唆!沒完沒了。

    王:挺好的,挺好的。聽說梁先生是看了一幅敦煌的壁畫,是這么找過去的,是吧?

    :那是法國伯希和拍的《敦煌圖錄》,我們用的是北京圖書館(按:時稱國立北平圖書館,后文同)的《敦煌圖錄》。當時我們條件好,北京圖書館館長——當時的——也是營造學社的理事,所以,我們借北京圖書館的書很容易,北京圖書館給了營造學社一個研究室,研究室在內部借書,不需要通過外頭,直接到倉庫里,寫個條就調到研究室來了。沒有外頭人借的時候,那個書就一直在研究室,外頭有人借,然后到研究室提出去。所以,我們有時候,從研究室借出來送到營造學社去?!抖鼗蛨D錄》什么的,就一直擺在辦公桌上。


    1937 年,莫宗江(上)、林徽因(下)在山西五臺佛光寺后山墓塔。

    王:就這樣找到佛光寺的啊。你們去找佛光寺的時候,是從北京出發的?

    :不是。我們過去的工作條件是這樣的。這次計劃,到哪一???走哪幾條線?先到北京圖書館,把原先所有的地方志,縣志、府志,全借出來,順著縣志、府志上的,順著線路一路抄過去。這里面記載的有哪些有名的廟?哪些古廟?哪些重要的文物?都抄在一個本上。我們走的時候,就順著這個本子一路找過去。到了地方上,挨著個問:這廟是在哪兒?什么地方?現在保存情況怎么樣?哪個地方能去?可是,從前,很多地方不能去,縣里就告訴我們,那個地方不能去,因為對你們的安全沒法保證,離城遠了。

    王:土匪多,是吧?

    :怕你們出了問題,他沒法交代。因為都是從上頭拿著介紹信來的。他也不清楚,好像是很重要的科研單位來的,又是有名的人物。一聽,梁啟超的長公子,這可不得了!就怕萬一你出了問題他負擔不起。所以,遠的地方,不安全,就不讓我們去。我們也知道,那時候交通非常困難,你真是在離城幾十里的地方出了問題,只能人把你抬進城去,真是摔了、傷了,甚至于碰到搶劫的刀傷了,也許進城的時候,就已經流血過多了。

    王:你們遇到過這種情況嗎?

    莫:一路都是民警拿著槍送我們啊,一到不安全的地兒,民警就叫我們停下來,他上高處看,看完打招呼,可以走,就過去。因為,據說,當地那些警察跟土匪之間是有契約的,默契,他一看那情況,就知道不要給他們去找麻煩吧,來的人不是普通老百姓。所以,一看那個,好像招呼打通了,走吧。真是動手的時候,民警打不過土匪。一到不安全的地方,縣政府就派兵送我們。我們到云南去的時候,從大理到麗江?,F在,電視里不是介紹嗎,旅游不得了。我們那時候,那是危險地區,一路都是帶著槍護送的。

    王:林徽因先生每次都跟著你們去嗎?

    :兩個都是我的老師,梁先生是建筑系畢業的,可是賓夕法尼亞大學那個建筑系不收女生,就是沒有女建筑師。所以,(林徽因先生)她學的是舞臺美術,她考的是藝術系。后來,梁先生到哈佛研究院繼續搞建筑史的時候呢,林先生學的是那個學校的舞臺藝術系。所以,兩個人的專業不一樣??墒?,回來搞古建筑的時候,經常在一起,一起出去,林先生也去。我們敢上的,她都敢上。

    王:是嗎?

    :鐵鏈子不算。爬鐵鏈子是一個很偶然的條件,沒辦法。梁先生年輕的時候,騎摩托車,在南池子還是南長街,轉彎的時候,跟汽車碰上了,撞斷了一條腿。所以,以后在腿的方面,田徑就不行了??墒?,他原來很喜歡體育,清華的體育館,這么粗的繩子有9根,他能從第一根爬上去,轉到第二根下來,腳不落地,從第三根再上去,一個來回。他腿壞了,就練手了。梁先生敢上,我也敢上,就是這個(爬鐵鏈子)我不如他。

    王:林先生也是能上的,是吧?

    莫:林先生是很淘氣的女孩子,敢爬樹上房的!所以,梁先生帶我們出去測量的時候,我們敢上,林先生就上,她也上。所以,后來搞得這么熱鬧,就是因為這個,因為在工作里合得來。所以,我們后來形成了測量的一套規矩,一進去,照相的照相,測圖的測圖,抄碑的抄碑。林先生當時是作家,所以,她對抄碑有興趣,對歷史文物有興趣,她的藝術欣賞是很敏感的,非常敏感的。所以,我們古建筑一看好的時候,她呀,一起動手。

    他們還有一個事情,我非常尊重他們。他們美國留學的,帶了美國學生的習慣回來。我跟梁先生出去這么多年,跑這么多地方,他從來沒有讓我幫他拿過東西。一清早起來,什么事兒都是帶頭的。一起來,嘩嘩嘩把鋪蓋一捆,吃早飯,吃完早飯,交通工具來了,在門口,梁先生自己拿起行李就走,我們也拿起行李,跟著就出去了。他什么事兒都是自己動手的。這些是帶回來的美國學生的習氣。我跟梁先生這么多年,他從來沒有讓我做這個做那個。他好像帶自己的弟弟似的。


    1936 年梁思成(中)莫宗江(左)考察陜西咸陽順陵。清華大學建筑學院資料室提供

    王:很尊重您。

    :大概也許是他喜歡我(笑)?!熬乓话恕笔伦?、沈陽事件的時候,東北大學建筑系剛開了兩年,可是梁先生是在“九一八”(事變這一年)的夏天,接了營造學社這個研究任務。我聽梁先生講,他在東北大學辦了建筑系之后,他來講建筑史,他一講建筑史就發現被動了,沒有中文的建筑史,(只有)德國的鮑希曼、日本的關野貞啊什么的,他一講中國建筑史,都得用外國材料,沒有中國建筑史。于是乎呢,他在沈陽東北大學做建筑系主任的時候,一到暑假,他就測北陵,他得集攢自己的中國建筑史的資料。所以,后來,營造學社、朱先生一聘請他的時候呢,他就辭了東大,到營造學社。那是1931年暑假的事情。他剛到北京不久,接著就是沈陽事件。

    王:聽說,他在東北大學的時候,張學良那會兒是校長,他們之間合作得怎么樣?

    :挺好的。張學良有雄心壯志,是要把東北大學建成超過南京中央大學的。所以,他重金聘請這些教授,一個教授一幢小樓,高薪高待遇。他已經下了決心,要把東北大學辦得超過中央大學??墒?,沒想到“九一八”事變。我們那時候,對張學良是有看法的,覺得他是年輕有為的。在當時所有的軍閥里頭,那時候認為最厲害的,是廣西跟東北,廣西就是李宗仁、白崇禧,東北就是張學良。所以,蔣介石當時讓張學良做了副總司令。張學良當時比李宗仁、白崇禧的資歷年分都晚,歲數也小,可是,當時蔣介石估計,除了中央之外,最強的是東北。所以,蔣介石做了最高統帥,讓張學良做了副統帥。所以,他一直擔心,如果篡奪兵權的話,只有張學良。再加上西安事變,所以,他后來絕對不放張學良。因為西安事變差點兒把他給解決了,如果周總理不去的話,如果他手下把楊虎城他們一打的話,蔣介石當時可能就被打死了。周總理一去,和解了,共同抗日了。

    王:聽梁從誡先生說,找到佛光寺,是在黃昏的時候。

    :我們測量完了,大家高興,下來,該吃晚飯了。于是,就不在和尚的屋子里吃晚飯,這是林先生出的主意,走,我們上大殿前面去,上那兒!好像野餐似的。地上鋪上席子、毯子,在那兒吃的晚飯。一邊吃,一邊看。

    王:一邊欣賞??!

    :那是林先生的成績。

    王:怎么回事?

    :整個佛光寺我們去測的時候,建筑全刷了土朱,就是后來重修的時候,沒有錢畫彩畫,通通用土朱刷了一遍。我們測量完了的時候,林先生忽然跟梁先生講,她說梁底下好像有字。

    王:測量完了之后,是吧?

    :她看見梁底下土朱淡的地方,隱隱約約有字!

    王:測的時候,你們知道是唐代的嗎?

    莫:測的時候我們不敢說。

    王:不敢說是唐代的?

    :因為我們測應縣木塔什么的,跟佛光寺非常像。你看那個大相片,佛光寺也是那大斗栱、大椽檐什么的,所以,我們一直拿不準。后來,林先生說,看著像有字,她是遠視,梁先生就跟著拿望遠鏡看,說好像是有字。于是,請紀先生(按:即紀玉堂,時任中國營造學社測繪員)到村子里找人,搭了架子,湊了點木料杉篙搭上去,紀先生拿水去刷它,沒想到這一刷,濕的字刷出來了。一刷濕了以后,土朱底下的字透出來了。

    梁先生趁著紀先生把它洗濕的時候,照的相。后來發表的,是洗濕的那個字。沒洗濕的時候,是這樣的,全是土紅色的。這梁底下寫的是佛殿主女弟子寧公遇,是施主的名字。然后呢,大殿的前頭,有一個石幢,上頭刻著唐朝大中十一年女弟子寧公遇,由此知道梁底下那個題名,是這個年代的。

    王:女弟子,寧公遇。

    :唉,一晃六十年過去了。梁底下寫了右軍中尉王,那可不得了的,皇宮里的禁衛軍,左軍、右軍。負責整個右軍的統帥,是右軍中尉。(寧公遇是)禁衛軍右軍統帥的夫人。

    這梁底下四個題名都有。我們在四川的時候,發表這篇報告的時候,沒有照相制版,抗日戰爭時期我們住在鄉下。

    受訪者簡介:

    莫宗江(1916-1999),男,廣東新會人。

    1931年在北京參加中國營造學社工作,先后任繪圖生、研究生、副研究員,協助梁思成調查、測繪了趙縣安濟橋、五臺佛光寺、應縣佛宮寺釋迦塔、正定隆興寺,以及大同華嚴寺、善化寺等一批隋唐以來重要的古代建筑。

    抗日戰爭時期隨梁思成轉赴云南昆明、四川李莊,參加川康建筑調查、前蜀王建墓發掘等;協助梁思成繪制《圖像中國建筑史》圖版和《宋營造法式圖注》。

    1946年供職于清華大學建筑系,歷任講師、副教授、教授;參與設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設計,參加“景泰藍”創新設計工作,參加梁思成主持的《中國建筑史》教材和建筑科學研究院《中國古代建筑史》編寫工作,指導并參加梁思成遺著《營造法式注釋》整理出版工作。

    著有《山西榆次永壽寺雨花宮》《宜賓舊州壩白塔宋墓》《淶源閣院寺文殊殿》《鞏縣石窟寺雕刻的風格及技巧》(與陳明達合作)等,對中國古建筑的視覺景觀和幾何構圖等進行分析研究,探尋設計手法,發表了《漢闕幾何分析圖》。

    曾任清華大學建筑系建筑歷史教研組主任、中國建筑學會建筑史分會副主任、《中國美術全集·建筑藝術編》顧問。

    1987年梁思成領導的“中國古代建筑理論及文物建筑保護”研究,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,莫宗江是獲獎者之一。


    【來源:澎湃新聞  本文摘自同濟大學出版社《中國建筑口述史文庫·第一輯·搶救記憶中的歷史》,注釋略】

    掃一掃有驚喜!

    • 上海雅典娜公司(海上蔣家)
    • 上海倉藝紅木家具有限公司
    • 上海航管紅木家具有限公司
    • 上海錦翔工藝家具有限公司
    • 上海老周紅木家具有限公司
    • 上海強藝家具有限公司
    • 上海森雍紅木家具有限公司
    • 上海藝浦紅木家具有限公司
    • 上海藝尊軒紅木家具有限公司
    • 上海玉山紅木家具有限公司
    • 太倉市永和藝術品雕刻廠
    • 上海萬新紅木家具有限公司
    • 上海藝雕紅木家具有限公司
    • 上海海上傳奇紅木館
    • 上海毅晟紅木家具有限公司
    , 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视频大全_人与动人物xxxx毛片_亚洲综合五月天国产AV_女百合互慰喷水在线观看